春风对青冢

主全职/凹凸ww
叶all!叶all!叶蓝初心!江周和王喻超棒!
瓶邪不拆不逆!安雷安无差的其实【笑容逐渐猖狂】
【求求你吃我的安利吧 一口!就尝一口!】
欢迎来撩

过气情话

大概是一个过气的土味情话梗orz
深夜段子 超短
ooc属于我

【1】王喻
“咳……文州……你最近重了。”王杰希坐在床上有些不忍直视地看着已经开了第三盒泡面的喻文州,斟酌着开了口。
“嗯,所以呢?”但很显然对方并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
王杰希下定了决心,有些痛心疾首的说:“你不能再吃了,你真的圆润了很多!真的比我都重了,我快抱不动你了!”
“唔……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比你重吗?”喻文州顿了顿,侧着头看着王杰希答非所问。
“呃……”王杰希手忙脚乱地接住了这个被喻文州抛回来的问题——没反应过来,于是就说出了一句绝对算不上标准答案的话“你吃得多……?”
“不,”但这回喻文州居然没有给他怼回去,反而眯着眼睛笑了起来,拿食指和中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
“因为我心里装了一个你呀。”

【2】江周
“小周,你喜欢你自己吗?”
周泽楷把目光从电脑上显示的“荣耀”二字上移了下来,抬眼看了看突然凑过来的江波涛,试图理解江波涛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但很显然他失败了。于是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他:“嗯。”
“你完了。”江波涛两只手一下摊开来,似是惋惜地叹了口气看着周泽楷。
“?”为什么。周泽楷茫然。
紧接着他的唇角就被人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
“那我将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情敌。”

【3】叶蓝
“叶修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少抽点烟!”
和这人在一起同居快两年了,蓝河觉得自己的地位非但没有提升还要每天抓着叶修有没有背着自己抽烟。一对儿恋人非得在家整得和谍战大片一样——不是你背着我点火就是我逮着你掐烟。
身心俱疲。
这样的男朋友留着还干嘛?过年吗!
在又一次没收叶修打火机失败之后,蓝河颓废地坐在床上看着叶修一比叼着烟还一边在荣耀里虐菜。
“蓝啊,你知道哥为什么要抽烟吗?”叶修突然扭过头来,把烟夹在手里,似笑非笑地看着蓝河。
“别给你自己找借口啊,我告诉你我不吃你这一套!”蓝河突然警惕起来——他仿佛看到了在第十区被君莫笑忽悠着送材料的那个时候。
“我把你的名字刻在烟上,
“吸进肺里,
“你在离我心脏最近的地方。”



一个置顶ww

日常沙雕放飞自我的过气写手
好吧其实没过气,一直都是处于不温不火阶段orz
【小声bb:限流真是全站的痛!】

以下食用说明:
全职
凹凸
盗笔
墨香
p大
yys
以及史同
【史同真的好好磕啊QWQ】

一般跟得上流行节奏,嗯,一般【XD

初心是瓶邪和叶蓝!
本命是江周和王喻!
【他们都超好呜呜呜】
叶all!叶all!叶all!

日常挖坑不填,所以写连载几乎是不可能的【XD
划重点:几乎

字数永远不过二千的段子流orz
手癌orz
其实我很好说话的orz
欢迎来撩

请问你看见我的月饼了吗?

大概是童话段子orz
主江周微叶蓝


天庭丢了一只月饼。
本来丢了也就丢了,可却是在中秋节的前一天丢的。
中秋节前一天丢了也就算了。
可偏偏丢的是月老给自己在凡间的爱人做的月饼。
他们都说吃了这个月饼的人会和自己的爱人一辈子甜甜蜜蜜。
所以月老必须要把那只月饼找回来,并且在中秋节那天让自己的爱人吃下。
毕竟月老也需要一段甜甜蜜蜜的姻缘呀。

01
听说这届的月老是个情种。
天庭每轮一届就是一百年。
而这个月老已经在天庭里待了有十年了。
十年有多久呢?
大概有人间的一千年那么久吧。
听月老的好友——那个叫方明华的红娘说,月老有一个在凡间的爱人。
他说,月老每次在处理完一堆杂乱的红线之后,就会到玉帝的宫殿里去借那面可以看到凡间的镜子。月老每次都只看一个人,有的时候看着看着就会笑起来。
月老每一年都要找到他爱人的转世,然后在人间的众多姻缘里选出一个最美好最坚固的姻缘线给他爱人牵上,然后再满心欢喜地看着他爱人和别人甜甜蜜蜜。可不知道为什么,他爱人的姻缘线似乎很容易断,月老每次都满头大汗地给他接上,几天后就听到“绷”一声——
又断了。
所以他爱人的后半生似乎总是孤孤单单地一个人。
于是月老每天都对着一堆一堆的红线叹气。他想,我的爱人什么时候才可以拥有一段完美的姻缘呢?
孤孤单单地,像他一样,这可不大好。

02
天庭有个月老叫做江波涛。
有传言说他其实是东海龙王的儿子。后台可硬了。
但每次都被江波涛无奈地否定:“我真的只是从凡间升上来的。”
那你的名字里为什么有九点水!许多人不服气。
江波涛无言以对。
但多数时间江波涛是不会去管别人调侃他的名字,他每天都忙着给他的爱人修补姻缘线。
他的爱人叫做周泽楷。
是一个帅到天怒人怨的男孩。
可这样的一个男孩却总是没有与他搭上的姻缘。
江波涛觉得自己快要愁秃了头。
他特别特别爱他的爱人,就像天上的星星都得绕着月亮才会发光是一样的道理,离了周泽楷的他就像看着一颗他最喜欢的流星从天上掉下去,在人间失了光彩再也觅不着。
就像明明江波涛知道,周泽楷的姻缘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就已经断了,断的彻彻底底,就算他是月老也无法接回去的那种,可他还是要试。
即使他从来没有成功。

03
凡间有个男孩叫做周泽楷。
他看上去每天都闷闷不乐,孙翔说那是因为他没有对象。
每当这个时候周泽楷总是沉默地摇摇头。
他在心里说,不是呀,我在等一个人。
等谁呢?
周泽楷不知道。
但每天晚上他看着月亮的时候就总会想起一个人。
那个人在月亮上,四处都是红色的线,看着他笑。
周泽楷在心里吐槽过无数次那人的造型,可他看着月亮上的那人对他笑着,也会不自觉地露出一个微笑。
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一样。
可他不应该在月亮上呀,周泽楷常常会冒出这样的想法,你应该在我身边才对。
更多时候周泽楷都会小小地埋怨那人——
你不是说让我等吗?那你怎么还不来啊。
我还要等多久才能见到你呢?
孙翔总是惊恐地看着他说原来你的目标是嫦娥。
周泽楷只会撇撇嘴,想了想那人的笑,悄悄红了耳尖。
哪里算什么嫦娥,顶多算是个月老。

04
江波涛和周泽楷的爱情故事在天庭里传了好几个版本。
比如那个整天都像没睡醒一样的玉帝叶修,他说其实是江波涛身为月老却和周泽楷谈恋爱,把周泽楷的姻缘线弄坏了。
但另一个叫蓝河的小天神总是驳回他,那个时候江波涛又不知道自己是月老,叶修你不要总是散播谣言。
叶修这个时候总是无奈地一笑,耸了耸肩不再说什么。
再比如那个话很多的丘比特黄少天,每一天去听他说的故事都会有不同的版本。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从黄少天口中流传出来的版本已经不下二十余种。
并且还在呈稳定趋势逐渐增加。
江波涛猜测也许不久后的将来天庭会出现一本新的小话本——
叫《那些年我与月老不得不说的故事》。
但天庭里也不是没有知道真正的事情经过的人。
江波涛曾经对方明华说过自己的故事。

05
那时候的江波涛还是个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大男孩,并不是什么周身一堆红线的月老。
而周泽楷呢,也只是一个话有点少,有点腼腆,但依旧帅得天怒人怨的少年人。并不是常常闷闷不乐的看着月亮发呆的周泽楷。
就像所有故事的开头一样,两个少年相遇,彼此都露出了一个微笑,缠在小指上的那根红线悄悄连在了一起。
那一届的月老快退休了,所以对这对小情侣格外负责,把那两根红线在中秋节那天绑得紧紧的,这样谁也不会离开谁啦。月老笑眯眯地点点头。
托月老的福,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确是让谁都羡慕。
周泽楷话少,但江波涛总是可以理解。江波涛一到冬天身上就冷,周泽楷就把围巾接下来把他围得严严实实。
他们牵着手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到过一个又一个的国家去看月亮。
谁也没有离开过谁。
可是红线绑得再紧,它也是根线啊。
那时候两人已经从少年变成了青年,中秋节那天江波涛想着去买一盒周泽楷喜欢吃的月饼,就多绕了一条街,越过了自家门口。
可他没有想过他甚至没有和周泽楷道个别就这么离开了。

06
故事开始的简单,结束地却并不圆满。
那个时候天庭上并不太平,一个凡人闯了进去,把月老所有的红线都剪掉了。
因为他说他的姻缘为何那般地不圆满?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为我死去的爱人伤心呢?
那一刻江波涛的心似乎被一只手猛地攥紧,几乎滴出了血,他看到自己小指上绑着一根长长的红线,上面滴着鲜血。延伸向忘不到头的另一边,剧烈地摇晃着,他下意识地用手去抓。
你别断呀,求求你,别断,小周还在等我呢。
红线突然停止了摇晃,他松了口气,可手上却一松——
已经断了。
他愣住了,手上还拽着那断了半截的红线,满是鲜血。
他头顶砸下来了一块巨大的广告牌,四周的行人尖叫着如潮水一般散开,谁也不知道那广告牌为什么会突然砸下来。就像江波涛也不知道为什么红线原来真的会断,而且还很疼。
他被压在下面,爬不起来,也说不出话,手里拽着那一段红线。
他在哭呀。
为什么,为什么呢?为什么偏偏是我呢?小周怎么办啊?

07
就这样他来到了天庭。成为了月老。
不仅要收拾上一届月老留下的烂摊子,还得惦记着人间的周泽楷。
他几乎忙得脚不沾地,可他一想到周泽楷,一想到自己小指上只剩下一截的红线就难过。
可他不知道,在他离开之后,周泽楷也常常看着月亮发呆,他想——
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为我死去的爱人伤心呢。

08
方明华看着眼前苦笑的江波涛,轻声说道:
“已经十年了,人间已经一千年了,你找了他的转世也找了十五次。
“可是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没忘掉他。
“你还是爱着他。
“你为什么不下去找他呢?”
江波涛愣了愣,他说:“我如果去那里找他……违反了天庭的规矩……他,他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这样看着他,就够啦。”我不想再害他一次了。
害他那么伤心,如果我再一次死在他面前,他又要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
“我可舍不得。”江波涛摇了摇头。
“那你认为周泽楷现在也过得很好吗?”
方明华和江波涛同时一愣,都惊悚地回头看向倚在门口的叶修。
“我可以放你下去。”
更惊悚了。
“但你就不再是月老了。”
我早就不想要月老这个位置了……
“你和周泽楷的红线我可以修复好。毕竟你经历的事只是个意外。”
“……你说真的吗?”江波涛不太愿意相信叶修的话。
叶修似乎是有些不满:“啧,小江,别这么看着哥啊。哥好不容易愿意帮你一次还不领情?”

09
江波涛捧着在嫦娥苏沐橙的指导下做出的月饼,眼睛里满含着笑意,透着一束光:“把这个月饼给小周吃下,就……真的行了吗?”
“当然了。”苏沐橙掩着嘴笑了起来,“中秋节的月饼,可是很神奇的哦。”
在中秋节吃下同一个月饼的爱人们,一定可以幸福长久的。
正当江波涛准备把月饼包好的时候,一个东西刷得越过苏沐橙,在两人惊愕地注视下直奔江波涛手上的月饼。
命中率百分之百。
那块拥有着嫦娥的祝福的月饼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掉到了人间。
“哟,对不起啊小江,手误,手误。”
……呵,叶修你大爷的。

尾声
周泽楷看着从天而降的月饼,仔细看了看愣是没看出是什么馅儿的来。
于是他眼巴巴地抬头看着天,希望能掉下来一个椰蓉的——
毕竟中秋节白得几个月饼,不要白不要。
可他盯得眼睛都酸了,第二个月饼也没有如约而至。
于是他失望地低下了头。
然后他看到面前有一个像月亮一样温柔,熟悉的男人,笑着对他说:
“你好,请问你看见我的月饼了吗?”

END

大家中秋节快乐呀WWW一直觉得中秋节是个很温馨的节日!
江周真的超好!永远爱他们!

江周生贺14日活动宣文~

最沙雕的第三棒是我没错了orz
我就是拉低整体质量的那一个……
我和楷楷差一天生日!大声bb

江周生贺14日活动主页菌:

#主页菌沉迷泡男人所以拖到现在才发宣文对不起!


#原谅主页菌的辣鸡文笔和无聊脑洞阿里嘎多!












“生日隔了13天......”委屈。




“不吉利?”




“嗯……”




“哪有?别听孙翔胡说。”




“不是......”




“那哪儿听来的?”




“.......”




“队长,你不觉得,我现在能坐在这里搂着你,不幸运不吉利什么的全都不攻自破了吗?”




“......”没想到。




“傻。”语气不太缱绻。




“!”被敲了额头。疼。人间委屈。








其实也不希望他们有多波澜壮阔,太累。




就这样每天简简单单轻轻浅浅,偶尔哭唧唧的日子,就足够在时间里点出一点泛着松香的墨痕,晕开一大片一大片去,够回味个三年五载,盛两滴清泪。






想陪你看遍人间烟火,世事无常。




江波涛。周泽楷。




又一年。










本次活动是从江波涛生日开始,每天有一位太太发江周贺文~有彩蛋出没哦~




11日  @洛兮☆ 


12日  @奶总专属小秘书8号三岁的叉溪 


13日  @沙雕风风来爬窗 


14日  @Hunk_Creme 


15日  @一杯豆浆 


16日  @浮光若水 


17日  @漫步逍遥 


18日  @石砚墨色光 


19日  @被关在育才监狱里呐喊的易渝. 


20日  @一苑斓夜 


21日 


22日 


23日 


24日  @莫莫生 


彩蛋随机出没  @音乐柠檬水  @墨逸之